|
16 ~ 21℃ 多云 上海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有了二維碼床單 可以對酒店洗滌衛生安心了嗎?

發布時間:2019-07-16

    昨日,武漢一家綠色洗滌基地可以給每條毛巾、每張床單“植入”芯片的新聞上了熱搜。報道稱,住店旅客日后可以通過掃描床單、毛巾上的二維碼,獲知該布草的洗滌信息。每件布草的二維碼都是其唯一的“身份標識”。網友對此新技術表示“喜聞樂見”。

  酒店布草的衛生問題一直長期被公眾質疑。2017年自媒體藍莓測評對北京5家五星級酒店客房做暗訪測評,發現這些酒店存在不換床單、不洗漱口杯等情況。另外,經濟型酒店布草洗滌不規范導致床單PH值超標、洗滌廠洗滌流程不規范、酒店布草和醫院醫務混洗的現象也屢屢被媒體曝光。

  酒店床單二維碼的操作正中消費者心中的痛點,引起網友們的廣泛討論。有人認為這項新技術可以加強對酒店布草洗滌的消費者監督,但也有網友認為,僅僅了解布草洗滌次數,不足以保證布草洗滌的衛生和安全。

這項新技術真的能解決酒店布草的衛生問題嗎?是否可以推廣到全國?界面新聞采訪到報道中提供掃碼和芯片技術的北京藍天清科控股有限公司以及最早在行業中落實該技術的上海別樣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床單洗滌如何掃碼即知?

  據新華社和武漢當地媒體的報道,通過與北京藍天清科控股有限公司合作,今年7月4日武漢首家綠色洗滌基地正式投入運營,該基地用自動化、物聯網技術改造傳統洗滌流程,一方面可以節省紡織品洗滌的消耗水量,一方面正在嘗試給每條毛巾和床單縫制一個“比打火機略小的薄薄的芯片”,這個芯片耐水、耐高溫,等同于讓每件酒店布草“有了唯一的電子身份證”,使得布草衛生的洗滌信息對消費者透明。

  界面記者聯系到這家北京藍天清科控股有限公司,其技術總監蔡先生回應稱,武漢首家綠色洗滌基地的二維碼和芯片技術由該公司提供。他告訴界面新聞,這項技術的核心其實是基于物聯網的超高頻RFID 芯片。

  “可以說,二維碼只是個消費者獲取信息的入口,而記錄布草洗滌信息的核心在那張芯片。”蔡先生解釋道。RFID無線射頻識別是一種非接觸式的自動識別技術,它通過射頻信號自動識別目標對象并獲取相關數據,識別工作無須人工干預,可工作于各種惡劣環境。

  美團酒店旗下上海別樣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是國內酒店業首家將布草二維碼落地的企業,其“凈放芯”項目相關負責人解釋,“每個智能標簽中RFID芯片和二維碼的都在美團的云端進行了數據關聯,當智能標簽縫制在床單被罩上時,就相當于給每一件床品和巾類都賦予一張’身份證’。這些床單被罩經過我們安裝在酒店和洗滌廠設備時,會在云端記錄各種的數據,例如:洗滌次數、洗滌時間、酒店收到布草時間、消費者掃碼的時間、掃碼次數、床單舒適品質,以及洗滌廠洗滌標準等。”

而實現芯片和二維碼與布草結合的另一個關鍵,是找到能經受住工業洗滌的材料和結合方式。“凈放芯”的做法是將芯片防水封裝,放入縫制有二維碼的布袋里,使得這張布草“身份證”能耐200次水洗,180度高溫。美團酒店“凈放芯”項目相關負責人解釋稱,傳統印嘜二維碼(類似衣服上的型號吊牌)幾十次洗滌后就會掉色,而傳統的織嘜(織在服裝上的標識)方法,無法做到一標一碼。為了找到可以滿足工業水洗條件,產品研發團隊經歷了上百種方案的測試,該項技術從研發到可以量產經歷了一年時間。

  床單物聯網可以普及了嗎?

  北京藍天清科控股有限公司技術總監蔡先生告訴界面新聞,新聞中報道的武漢首家綠色洗滌基地是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軍運村酒店布草服務商,而這項芯片技術僅為軍運會的召開做保障工作,尚未在當地酒店業落地。今年11月份左右,公司有望和武漢當地酒店展開合作落實這一技術,將二維碼和芯片推廣到酒店行業的布草中去。

  去年8月,美團旗下的酒店信息技術公司“別樣紅”和中國飯店協會共同發起“中國綠色飯店-凈放芯項目組”,首批試點在西安,與超過50家酒店進行了合作,目前最新的合作規模尚未透露。

至于如何與酒店進行合作,別樣紅和藍天清科也有著不同的模式。

  別樣紅的方式是,使用合作酒店原來的布草,將合作酒店的布草統一收集改進,加裝芯片縫制入二維碼布袋,此后這些布草將送往經過審核的指定洗滌廠洗滌。通過上述技術,來判斷這些床單被罩毛巾是否做到了一客一換。

  藍天清科則是要求酒店使用藍天清科自營或合作洗滌廠自己的布草產品。“這樣的好處是便于管控,自己的布草自己也會更加上心。”蔡先生說道。

  另外,藍天清科還提到,由于高檔酒店和經濟型酒店能夠承受的成本不同,他們提供芯片和二維碼分開的產品。酒店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芯片+二維碼”,還是僅使用“芯片”。

  “有的酒店不需要二維碼只需要芯片,是便于自身管理布草情況,在收臟、送凈、捆綁等環節防止出現丟失串貨等問題;有些酒店需要’二維碼+芯片’,是為了達成和住客之間的互動,讓住客了解布草洗滌的信息。”蔡先生說。

  布草二維碼能改變酒店業頑疾嗎?

  有網友質疑,二維碼的應用是否會出現數據造假,欺騙消費者的情況。和別樣紅有合作的晗月酒店集團副總裁夏子帆對此解釋,這種質疑多慮了,“RFID無線射頻識別技術已經廣泛的應用在其他行業,每個標簽都是全球唯一的ID識別。超高頻耐高溫洗滌RFID標簽屬于技術領域,要想模仿也必須是高科技企業才具有這樣的能力。”

  也有酒店業者認為,這項技術的推廣也受限于行業中合規洗滌廠的產量。高端酒店往往有自己的洗滌設備,而其他很多小酒店會選擇去非正規的洗滌廠,例如西安合規洗滌廠只有3家,尚未規范的洗滌行業也會從產業鏈上游限制新技術的推行速度。

  晗月酒店集團副總裁夏子帆對界面新聞分析認為,“從源頭上推廣該技術,可行性非常強”。將此技術投入到傳統布草洗滌行業,給每個布草添加記憶標簽,在收臟、送凈、捆綁等環節實現全自動化管理,可防止出現丟貨、串貨、管理成本高等問題。

  “但推廣過程中主要問題和阻力都將是費用問題,譬如有的項目在推廣中遇到阻力,是因為合作店面不愿意交納費用。”夏子帆解釋說,在酒店微利時代,無論是加盟還是單體酒店,大家的成本都在同比上升。高端酒店也的確會比經濟型酒店承受能力強,但并不代表對方就能接受額外的成本。“建議還是在源頭上解決,比如大型的洗滌公司、連鎖洗滌公司,在布局國內市場同時,將此芯片率先為酒店服務,可以為其帶來長遠的合作單,未嘗不是洗滌公司的一種營銷策略。”

  湖北一家酒店負責人向界面新聞表示,“我認為酒店的布草洗滌還是跟酒店的檔次和重視程度有關。不同層次的酒店按同一個標準來要求不現實。再者盡管布草都洗滌了,洗滌劑的選用也是參差不齊。”

  夏子帆認為,一個酒店的衛生管控不僅僅是布草的問題,而涉及更多方面。“酒店衛生永遠是管理的第一位。無論是布草還是杯具、還是客房擦洗清掃等工作,最后都要落在重視上,只有高層重視衛生,才能真正執行到位。”她對界面新聞說。